歡迎光臨來微商(微商貨源網)為您提供微商廠家貨源,收錄微商代理,讓您找一手廠家貨源更簡單。

微商團隊!領袖?

時間:2018-11-03 作者:來微商網 分類:微商故事 閱讀:449

微商團隊!領袖?

下午,到上海的時候,6點,在高空看下去,美麗絢爛,多姿多彩,因為馬上上海國際會展中心有國際展會,原來,從來沒有發現上海的夜空如此美麗。

還沒下飛機,老張打電話:老大,你是不是到上海了,我去機場接你。

我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,問:你咋知道我到上海了?

老張說:我估計,你12點上完課,4點的飛機,天津到上海2個小時,而且我看了一下航班,估計你會6點到,不是他們上課的走了,你内心肯定擔心。

我哈哈大笑,有兄弟惦記,真的很好。可能因為有老張,勇哥,我回上海有了溫暖的感覺。我一直覺着自己是個外鄉人,但是現在回到上海,跟回到濟南,雖然感覺不一樣,但是好歹也是上海鄉下有居住證了。

早上,畫三模四環圖,10點開始案例講解,這是五天課程最精華的部分。這個時候,上車下車的名單公布,上海他們炸鍋了。

雖然說,每個人都信誓旦旦的說:無論結局如何,我都接受。

可是,結果出來之後,沒有一個人能接受。

不用想象,都知道是什麼狀态。

我打志先的電話,不接;我打天亮的電話,不接;打鎮鎮的,不接;還有大雷的,不接。再打,還是一樣。我就知道:失控了。

打楊平的電話,接了,還有聲音,過了不到10秒,嚎啕大哭,問我:這是為什麼?太難受了,根本接受不了。場面,這一輩子都不想看見。

我故作鎮定,哈哈大笑,說:你不是說沒事嗎。

楊平哭着說:你是看不見,大家都失控了。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

我說:你在哪?你是車上,還是車下,我都不知道,你咋認為我這麼做,名單教練團都沒給我,隻是告訴我天亮知道。

楊平說:我管不了那麼多,你肯定知道是咋回事。

我說:你把電話給天亮。

天亮接過電話說:蟬哥,全完了,大家都不下,我說了也不算。咋辦?你說我咋辦?

我笑着說:你不是領袖嗎?你去幹這件事,相信你。

天亮說:我想打架,想揍人。

我說:隻要不動粗的,啥都行。

我一直講:事上見。

可是真的事上見的時候,人心盡顯,人性盡現。

電話裡,聽見聲嘶力竭,楊浩都激動了,明靜哭喊着。

一塌糊塗。

打通志先的電話,志先說:老大,你說吧,我說了也不行,反正失控了。誰也不聽我的,我自己都不知道該咋辦?我下車了?為什麼?

我理解志先的委屈,我要是上不了車,大家誰也沒有資格。

我說:你是領袖,你不是知道嗎?

志先說:我啥狗屁領袖,真的事上了,誰也沒把我當回事。老大,我快撐不住了。

我說:你帶着大家回公司,等我回去晚上一起喝酒,不行嗎?

志先說:哼,等你喝酒?你還沒回來,我們都走了,誰有空等你?

我哈哈大笑,說:死火,就是這個狀态?

接着,電話被挂斷了,接着發過來一段視頻:九牛激動,臘紅叫嚣,還有好多人激情。

我問大雷:大雷,你想幹嘛?

大雷問:你是誰?你問我幹嘛?我啥也不想幹,我就這樣,咋了?

雷哥跟我混了四年,突然失控了,我覺着:這個遊戲,一點也不好玩。

我跟天亮講:必須走,帶着你的人,離開。

最後,半個小時之後,天亮哭着給我講:我們開車走了,可是好難受。我說:其實,接受是一種能力。

最後,就是皆大歡喜。

可是,過程?

酸爽?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,這個已經不重要了。

領袖活出來是什麼?無權利領導力。

微商團隊是什麼?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,最根本的要有領袖的帶領。

結果?

劉倩在11:46的時候,發了一條朋友圈,賽賽在1:45的時候,在群裡發了一張圖片,還有一段文字微信;大雷1:58的時候發了一條朋友圈;志先2:36給我發了一段語音。

不嚴謹!

無權利領導力,哪有那麼好練的!

晚上,看着他們到了目的地,歡快的樣子,我就想:人啊,真的是情緒的動物,上午還要死要活,下午,好了傷疤忘了疼。

我跟老張吃着火鍋,喝着15年的陳釀,爽歪歪。

看着群裡的各種歡快,勇哥憤恨的講:這不是糊弄人玩嗎?你說買了帳篷,睡袋去幹嘛?野外,這不得凍死他們?再說了。。。

我笑笑,不語。

或許,每個人的體驗不一樣。

領袖是幹什麼的?他是老大,但是同時也有小弟的心态,跟做大哥不一樣。

領袖是活出來的,老大是幹出來的,大哥是敬重出來的,小弟才是真情實意。

或許,他們明白了微商團隊的意義!活出來領袖的風範!那麼也不枉教練團這份苦心。

微商團隊是什麼?

領袖是什麼?

一言難盡,或者說:隻可意會,不可言傳。

文字,在這一刻是蒼白無力的。

理解萬歲!

推薦閱讀:

本文 微商貨源 原創,轉載保留鍊接! 地址:http://caifu92260.cn/weishanggushi/514.html

猜你喜歡